-“賤人!”

趙無為怒氣匆匆,上前,一巴掌甩在趙宣姬的臉上。

“你好歹是我趙家的人,竟這般不知廉恥!我們趙家的臉都被你丟進了!”

趙宣姬被打的歪了頭,臉上卻掛著冷笑。

“這是我回來你第二次打我,這兩巴掌,就當是我還了趙家的生養之恩,從此,我與趙家,再無瓜葛!”

“混賬!”

趙無為更氣。

“你身上流著趙家的血,趙家供你吃供你喝,你竟做出這樣的事情!今日,我就替父親清理門戶,打死你這個賤人!”

他說罷,抬起手,還要往趙嫻身上招呼。

宋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眼神陰寒。

“若是再敢動朕的皇貴妃,朕要你的命!”

“皇貴妃?”趙嫻快炸了。

“她是我大梧太子妃,何時成了你的皇貴妃了?”

“就在放才!”宋梟眉眼帶笑。

"父王教朕的第一課便是要做個負責人的好皇帝,宣姬既然已經是朕的女人,那朕封她為皇貴妃,有何不可?"

他笑看趙嫻,如在火上澆油。

“難道說,母後吃醋了?”

“混賬!”趙嫻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你,你簡直無法無天!”

“本宮明日就將此事告知天下,讓所有人都知道,皇上,是如何隨心所欲,罔顧人倫的!”

她說罷,水袖一甩,轉身就要走。

宋梟絲毫不在意,眼角的笑意甚至更甚了。

“好啊,那母後昭告時,可得將詳情也說清楚,例如,那次母後在朕懷中的難耐,還有那一句句的,求朕...”

此事是趙嫻最不願想起的,偏宋梟,直接將那遮羞布撕開。

公之於眾,怒火從生!

趙嫻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!

她深吸了好幾口,才勉強壓製住內心的怒火,轉身,看向宋梟。

“皇上,您真要與我趙家為敵嗎?”

“您難道忘了,您登基以來,是我趙家為你守住了朝政,如今鬨到這步田地,真有必要嗎?”

她忽然喚了語氣,意欲不明。

宋梟隻是挑眉。

“冇必要,隻是朕已經不滿足於之前所擁有的!”

“朕身為皇帝,這天下都是朕的,朕要地位,權勢,以及,母後...”

"夠了!"趙嫻再聽不下去她這淫穢之詞,再次轉身。

“既然陛下喜歡我宣姬,那就給你了,隻是朝臣皆知宣姬乃太子妃,一下子變成了皇貴妃,陛下可得好好解釋一番!”

她說罷,拂袖,離去。

趙無為狠狠的瞪了趙宣姬一眼,也連忙跟了上去。

鬨劇結束,寢殿之內,又隻剩下了宋梟和趙宣姬兩人。

她臉上有趙無為剛剛留下的巴掌印,低著頭,沉默不語,不知在想什麼。

宋梟走過去,將一瓶藥丟到她的懷中。

“怎麼?後悔了?現在後悔還來得及!”

“不!”趙宣姬抬起頭,看著宋梟。

"我不後悔!我隻是在懊惱,為何一開始冇有反抗,為何不早點為自己而活!"

她牽起宋梟的手,放在自己的臉上,輕輕摩擦。

“給我我想要的,我必幫你,扳倒趙家!”

宋梟笑了,眼裡帶著戲謔。

“你與你姑姑鬥,怕還是差了些火候!”

“不過,有一點,你比你姑姑要強!”

他的手順著臉頰,滑入到趙宣姬的唇邊。

輕輕摩擦,那話中的意思,不言而喻。

趙宣姬抬頭,媚眼如絲,滿臉嫵媚。

“那陛下,可想再來一次?”

宋梟眉梢一挑。

“貴妃還頂得住?”

她忽而張口,一把含住了宋梟的手指,溫熱的口腔之內,靈巧的舌頭滑過指尖,在上麵打轉。

“臣妾還有彆的辦法,能夠讓陛下滿意...”

宋梟眼眸一沉,一把抱起趙宣姬,朝床榻而去。

紅燭未落,滿園春色。

.....

翌日,趙宣姬變成皇貴妃的訊息在宮中傳開。

朝臣驚異,心中暗猜發生了什麼事,竟讓這前後身份發生如此大的轉變。

他們想問太後,可看太後臉色鐵青,沉默不語,似是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。

他們也隻好作罷。

皇室秘聞,多是離譜。

習慣便好。

同一時間,林堯回京。

第一批天然氣已經運送到了京城,此時正在暖冬炭莊內。

薑嫣兒讓林堯給宋梟傳話,望他能在明日正式開業之時,前來參加。

她不知宋梟的身份,隻以為是個尋常公子郎。

宋梟點頭應下,總歸這陣子得閒,可以一去。

他看向林堯,瞧見他風塵仆仆,輕聲開口。

“此次遠去北潿城,辛苦你了!”

“能為陛下效勞,乃臣之榮幸!”

林堯跪在殿前,忽而想起什麼,猶豫片刻,接著開口。

“陛下,臣回京途中,聽說您新冊封了一個皇貴妃,而這皇貴妃,原是,太子妃?”

他說的有些艱難,畢竟這個訊息,任誰聽來都要道一聲離譜。

宋梟卻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。

“是,趙家之女趙宣姬,如今正是朕的皇貴妃!”

“陛下您是,想要做什麼嗎?您之前都不已經看清了趙家的狼子野心嗎?為何還要立趙家的人為皇貴妃?”

林堯實在想不通。

宋梟放下了奏摺,看著林堯。

“林都督,你可曾記得,朕去刑場救你的那日告訴過你,你的命是朕給的,做好朕交給你的事情,就是你的職責?”

他的話很平靜,卻聽的林堯心頭一緊。

當即跪了下來,低頭請罪。

“陛下恕罪,是臣多嘴了!”

宋梟收回了視線,重新拿起奏摺,語氣依舊涼薄。

“朕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有朕的道理,林都督既然回京了,那便去看看皇後吧!她常常唸叨著你呢!”

林堯接令,再次行禮。

“是,臣馬上去鳳翎宮,臣告退!”

他說罷,起身要走。

“等等!”

宋梟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“皇後現在應該不在鳳翎宮。”

林堯一頓,不解轉頭。

“不在鳳翎宮?那在何處?”

“兵部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