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肖後孃孃的下場了嗎?”蘇芷眉頭微皺,皇後孃娘想必是白焉,她冇有為她解毒,想必早該死了纔對,和肖庭君又有什麼關係?難道她還活著?宮女儘責的將她帶入房間,一踏進房間蘇芷的腳步便頓了下來。這裡和她在王府時的房間一模一樣,她平日過得簡單,所以裝飾也是簡單的,可即便這樣簡單的裝飾,這裡連窗戶的紋樣,牆壁上的字畫都還原了。她死後皇城便遭水災,若非是之後又折返回去,必然是不可能記得如此清楚的。是肖庭君嗎?蘇芷深吸了一口氣,心中複雜至極。一路舟車勞累,蘇芷修整一番過後,便有宮女通知她去肖庭君的寢殿用膳。等她到時,桌上已經擺滿了菜肴。肖庭君遣散了下人,請她入座。蘇芷輕掃了一眼桌上的菜,她平日不曾對什麼表示過偏愛,而她少有表示過喜歡的菜都在這個桌上。她從前可不知道,肖庭君竟然會這麼細心。蘇芷輕輕夾了一筷,放進嘴裡,依舊是以前的味道,隻是早已物是人非。肖庭君問道:“如何?”蘇芷答道:“很好吃。”隻是肖庭君卻聽出了這回答的不從心,他苦笑道:“她以前最愛吃這個。”蘇芷不置可否:“你記憶力很好。”“不是記憶力。”肖庭君搖了搖頭,“是每晚都會夢見,想忘也忘不了。”他緊盯著蘇芷的雙眸,異常認真的說道:“夢見第一次見她,也夢見過最後一次見她,她就在我麵前死亡。”蘇芷攥緊了手,才Ns壓下心中翻湧的情緒,勉強平靜的說道:“斯人已逝,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?”肖庭君的眼神霎時蒙上了一層白茫茫的霧氣。他沉聲道:“冇用了,隻是我很後悔。”蘇芷心頭微動,肖庭君繼續說道:“我很後悔,從未對她說過心悅她。”======第20章======月影婆娑,夜風吹得樹枝不斷輕顫著,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響。寢殿寂靜無聲,安靜的彷彿能聽見二人如鼓的心跳聲。蘇芷捏緊了手中的筷子,強壓住心中的悸動道:“她會聽到的。”“是嗎?”肖庭君歎了口氣,悠遠綿長,“但願如此吧。”第二日晚間。宮宴如期舉行,八珍玉食,歌舞昇平。蘇芷被邀請坐在了台下。肖元何坐在最靠近君王的那桌,回宮後肖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