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拿起話筒:“今天是舊夢演唱會的最後一場。

舊夢結束代表著一切過去,不管好的,還是壞的,都可以重新開始。

在這樣重要的時刻,我想跟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分享。”

...《汪雪湄佟川》免費試讀“你就不該當歌手,該去當演員纔對!”佟川看著汪雪湄慘白的臉色,卻絲毫冇有憐憫之情。

語氣甚至越發譏諷:“裝也裝得像一點,吃維生素是看不起誰?”他說著把瓶子一扔。

“咚”的一聲響。

仿似一把鐵錘,重重捶打在汪雪湄心上。

“我……我之前真的有在吃藥,藥吃完了……”汪雪湄有些呼吸困難,連話都說不順暢,像個語無倫次的孩子。

“我最近,最近演唱會,我想用更好的轉態去麵對歌迷……”她無意識地扒拉自己的頭髮。

病情嚴重的時候,她幾乎一天要吃七八種藥,而且那些藥會讓她總是想睡覺,注意力不集中……她隻是太痛苦了,所以才一念之間換了藥……佟川眼眸沉沉地盯著汪雪湄看了半晌,卻是一言不發拿過外套就要往外走。

汪雪湄拉住他,眼裡滿是哀求:“阿奕,彆走!”佟川看她。

那張蒼白的臉色掛了淚痕,神情小心翼翼而卑微脆弱。

佟川閉了閉眼,還是抽出手,打開門往外走去。

門重重關上!汪雪湄軟倒在地上,無法控製地渾身發抖起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門鈴聲再次響起。

汪雪湄眼睛又亮起來,跌跌撞撞地跑過去開門。

打開門,看見的卻是佟川的助理小吳。

小吳將手上的東西遞給她:“沈姐,這是奕哥讓我送過來的藥……他讓您,彆再這麼任性了。”

小吳走後,汪雪湄看著那藥,突然打開瓶蓋,一顆一顆往嘴裡塞。

和著眼淚。

她將那藥嚥下。

演唱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