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來說,更重要的是熱度。

因為還有許多媒體與粉絲在趕過來,醫院裡已經是安保重重,水泄不通。

佟川隻看見汪雪湄的經紀人安森一臉頹敗。

一個大男人那眼淚猶如泄了閘的水一般。

他抱著頭不住喃喃自語。

“我應該陪著她的,我應該陪著她的……”佟川身子一晃,孟航忙扶住他。

他推開孟航,一步一步走過去,嘶啞著嗓音從喉嚨裡擠出一句:“她呢?”安森看他的眼神充滿了怨忿:“佟川,你怎麼還有臉出現?”佟川不管不顧地揪住他的領口,嘶吼道:“我問你她人呢?”安森被他赤紅的眼眸嚇住,下一瞬驟然泄了氣,他帶著哭腔:“冇了,阿湄冇了!”一瞬間,佟川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。

他閉了閉眼,又睜開。

“她在哪裡?我要去見她!”安森搖頭,語氣痛苦:“阿湄不會想讓你見到她現在這樣。”

想到那些跳樓的人死狀,後麵的孟航心一抖,阻止道:“阿奕……”佟川鬆開手,似乎想要自己去找。

他呢喃著:“汪雪湄,我回來了,你說過要等我的……”可走不出兩步,他卻支撐不住,雙膝一軟,驟然跪地。

他劇烈咳嗽起來,驚天動地。

有鮮紅的血順著他鼻腔口腔噴湧而出,落在光潔的地板上十分刺目。

所有看見的人都被這一幕驚到。

佟川腦袋眩暈起來。

他還想強撐著起身,下一瞬,他眼前一黑,完全失去了意識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