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汪雪湄眼角清淚滑過,心又無法控製的疼起來。

外麵不知何時下起了大雨。

屋裡的安靜讓汪雪湄心臟突突的跳,她將頭埋進沙發,呢喃著:“我很好,我冇有病……”不知多久,開門的聲音驟然響起,汪雪湄恍惚抬起頭,眼角還帶著紅痕。

她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來人:“阿川……你怎麼回來了?”佟川打開燈,看著沙發上的人,語氣不明:“聽說你去了劇組?”汪雪湄一頓,明明她什麼錯都冇有,卻莫名有些無措:“我隻是……想給你一個驚喜。”

佟川看著她瑟縮的樣子,心口湧上一股煩亂。

“之後不要去了。”

他直接命令,又補充了一句:“電影很快就拍完了。”

汪雪湄一怔,半響才垂下眼眸,啞聲答:“好。”

她起身,不想再糾結這件事:“我去幫你放水洗澡。”

衛生間裡,汪雪湄看著自己泛紅的眼角,深深吸了一口氣。

待了好一會兒,她才走出浴室。

“水放好了,你……”話未說完,她卻看見佟川冷沉著一張臉轉過身。

開口就是冷得像冰的質問:“為什麼要騙我?”汪雪湄不解。

下一瞬卻見她隨身攜帶的藥瓶不知何時被佟川打開了蓋子。

汪雪湄僵立在原地。

她看著佟川將那寫著‘帕羅西汀’的藥瓶抬高,手腕翻轉。

瓶中的藥倏然落在茶幾上,又一顆顆滾落到地上。

每一顆上麵都寫著——‘綜合維生素片’。

佟川聲音譏誚似刀:“騙我得抑鬱症很好玩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