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榮華又像著嘟嘟問了一些問題,他之所以問了嘟嘟這麼多看似並不起眼的小細節,隻是為了確定溫喬暈倒的這件事情,跟溫婉並冇有什麼關係,然而事實卻也的確是如此,至少現在冇有什麼證據證明的是指向溫婉的。良久之後,榮華纔對著溫婉說道:“溫婉啊,你今天已經夠忙了,還是早點回去歇息著吧,你娘可是在你家裡麵等了你好長時間。”溫婉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,隻是走到了門口的時候,還是有點忍不住的對著榮華說道:“夫人,你忘記讓溫喬小姐把藥喝了。”榮華擺了擺手,對著溫婉說道:“回去的路上小心一點。”待到溫婉走了之後,榮華端起了那個陶瓷製成的碗。晚裡麵裝著黑色的湯藥,還在緩緩的向著外麵冒著熱氣。在藥碗的旁邊,還放著一小罐子塊狀的冰糖,是為了緩解喝完藥之後嘴裡殘留下來的苦澀。然而這麼精巧的安排,卻是讓榮華皺起了眉頭,於是榮華轉過頭來,對著嘟嘟說道:“嘟嘟,今天煎藥是你在旁邊全程觀摩著麼?”嘟嘟點了點頭,雖然有些不解夫人是為什麼要這麼問自己,於是還是對著榮華說道:“今天嘟嘟一直在旁邊打下手著呢,這煎藥的事情全是拜托溫婉姐的。”榮華點了點頭,對著嘟嘟說道:“這時間已經不早了,你晚飯會冇有吃吧,先去後廚裡麵弄點吃的,然後早早歇息。”嘟嘟點了點頭,對著榮華說道:“莫非夫人是覺得,這是跟溫婉小姐有什麼關係,但是我覺得並不是啊,今天溫婉姐可是對小姐非常關心的啊?”榮華詳怒道:“小小年紀的,多操什麼心呢,還不趕緊回去歇息。”嘟嘟趕緊對著溫榮華行了一個禮之後,對著榮華說道:“那麼嘟嘟就先下去了,夫人還記得也早點休息,莫要勞累壞了。”榮華點了點頭,把嘟嘟送出了們之後,便坐了下來。整個屋內就隻剩下了榮華一個人,氣氛顯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