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得格外的冷清。屋內的油燈還在緩緩的燒,檀香還在慢慢的燃著,冇有什麼鳥兒清脆的鳴叫聲音,如果非說要有的話,那麼便隻能是屋外那些不知名的蟲蟻還在啼鳴。榮華自己給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,飲了一口之後,覺得嘴裡頗有些苦澀,知道自己一定是又把茶葉放的多了,眉頭開始微微有些皺起,覺得有些不喜,於是是看向了桌子上麵放著的那個裝滿著冰糖的小罐子,打了開來,吃下去了一顆,微微蹙著的眉頭這個時候纔有些變得舒展開來。若是長明公主還在這裡,見到榮華這個樣子,一定會覺得有些熟悉,因為在榮華小的時候,如果碰到了什麼自己無法確定的事情,榮華就想要吃一些甜食來緩解一下自己內心的心情。榮華從袖子裡麵摸出來了一個瓷瓶,在裡麵裝著的是一顆不起眼的黑色丹藥。如果這一顆丹藥被溫恒看見了,一定會費儘心機來討得榮華的歡欣,趁機奪得它,它就是一顆便價值連城的靈溪丹。這顆靈溪丹可是極為珍貴無比的,就算是當朝左相溫恒都不曾有用過哪怕隻是一顆而已。而現在,這顆丹藥就在榮華的手裡麵把玩觀看著,而且,榮華不僅僅隻是有著這麼一顆丹藥,段老給了他三顆。雖然之後榮華也派人去找到了段老,給段老說了這件事情,但是,段老卻是對著這件事情隻是笑了笑,並冇有解釋什麼。雖然榮華還是有些不解,但是畢竟是送給自己的,而且還是這麼珍貴的丹藥,自然是讓所有人都垂涎三尺,所以如果榮華不拿過來的話,反而是對著段老有些不好的影響,更重要的事,到時候,段老的安全就成了一個大問了。榮華看著手裡麵的這一顆丹藥,心裡麵十分的平靜,內心就如同一片安靜的不起波痕的湖水一般。不知過了多久,屋內的燈光都已經變得有些朦朧了,檀香也已經燃燒殆儘了,榮華終於收回來了自己的視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