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混亂中,有三位執法者正好砍到要害,將士兵消失後化作的殺氣吸收。

他們的雙眸頓時明亮起來,心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生長,原本的疲憊消失無蹤,連腰桿都不自覺的挺直,眉宇間多了一股英氣。

“還愣著乾嘛?出來啊!”閻喜纔再度開口。

眾人立刻乖乖走出。

“這麼半天的功夫,才吸了三個殺氣……照這個速度,什麼時候才能引來兵神道注視?”閻喜纔不悅的開口。

“神道注視這種東西,是因人而異的蒲文在一旁適時的解釋道,“有的人天生適合兵神道,哪怕隻殺一個人,都能引來神道,有的人不適合兵神道,就算聚集幾十道殺氣,也未必能引來神道……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閻喜才擺手,“所以我才請你過來嘛……幾十道不夠,那就吸一百道,兩百道!我就不信了,我閻喜才就這麼跟兵神道無緣?”

說完,他指了指那三個吸取了殺氣的執法者。

“快用你的技能,把他們三個的殺氣轉移給我

蒲文搖了搖頭,“【吞】字的數量不多,儘量等他們殺氣積累多了再用,否則效率太低了

“……行吧,那就先去找個殺氣投影更多的地方,然後慢慢……”記住網址

咚——!

閻喜才話音未落,腳下的大地便突然震動!

所有人都一愣,隻見雲層消散,一條黑色遊蛇自劍柄處延伸,筆直的向不遠處墜去……

看到這一幕,閻喜才震驚的瞪大眼睛。

“兵神道?這才進來多久,就已經有人要踏上兵神道了?!”

“不應該啊……這次的執法者中,竟然有這種天才?”蒲文若有所思,“難道是盧玄明?”

“走,過去看看閻喜才當即開口,

“盧玄明我們惹不起,要是彆人……那就不一樣了

眾人匆匆動身,向著那條神道降落的地方趕去。

……

“8號,已經有人引來神道了

一位篡火者看到遠處的景象,當即開口。

“我看到了8號的目光沿著那條黑色緞帶一路向上,最終落在劍柄的暗紅寶石表麵,“那就是兵神道的道基麼……”

“道基在劍柄上?那我們該怎麼盜取?爬上去嗎?”

“做不到8號搖頭,“我們所在的地方,隻不過是兵道古藏裡最外圍最小的區域,正是因為它的簡單無害,纔會被選為極光界域的試煉場所……但越靠近那柄劍,裡麵的區域就越危險。

據說,在兵道古藏的深處,還有數位極為古老而強大的存在……彆說是我們,就算是盜聖來了,都不可能闖到那柄劍的周圍

“那我們怎麼盜取道基?”

“我們冇法觸碰到道基,但可以等道基出動來觸碰我們

8號抬起手,指著那條從道基中延伸出的黑色緞帶,“那個,就是我們觸碰它的媒介,也是唯一盜取道基的機會……”

“想盜取道基,首先得引動兵神道過來麼……所以我們也得像那些執法者一樣,聚集殺氣,引起道基的注視?”

“這是最穩妥的方法

眾人一邊說著,一邊來到一座較大的溝壑之前。

溝壑的中央,五十多位甲冑士兵聚集在一起,列陣麵朝前方,殺氣森然。

七位篡火者在溝壑前站定,彼此對視一眼,微微點頭。

下一刻,他們同時向溝壑內衝去!

……

十人溝。

黑色的緞帶筆直的延伸到陳伶上空,一股肅殺威嚴的氣息驟然降臨。

“……兵神道?”陳伶想起來了,自己當時在宅院中引來兵神道注視的時候,似乎也出現過這樣的東西。

不過區彆在於,當時的緞帶更粗,更凝實,像是從天穹中延伸而下的台階……可眼前的這條,卻是從那柄黑色巨劍的劍柄寶石處延伸的。

“這就引來兵神道了?”陳伶錯愕的開口,“就這麼簡單?”

不是說,即便進入兵道古藏,獲得兵神道的認可也極難嗎?

不是說,每一屆能踏上兵神道的,隻有不到十分之一嗎?

陳伶有點懵,畢竟他隻是隨手挑了個十人溝,一會就全部殺穿……他萬萬冇想到,這麼輕易的就引來了兵神道。從他進入古藏到現在,也就過了不到一個小時啊。

這兵神道……這麼不矜持嗎?

怎麼每次自己隨便挑逗一下,就吭哧吭哧過來了?

“所以,那就是兵神道的道基?”陳伶的目光落在這黑色緞帶的源頭,那鑲嵌在劍柄的寶石之上,他試著伸出手,想要通過兵神道本身,去觸碰那枚寶石。

可還未等他的指尖碰到黑色緞帶,後者便猛地一震!

隨後,它像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,飛速的向後退去……陳伶一隻手伸出,卻隻掏了個空。

陳伶:……

他回頭看了眼自己身後的虛無,一雙雙猩紅的眼眸逐漸淡化,“觀眾”的威壓直接嚇退了兵神道,根本不給自己觸碰的機會。

果然,就算是進了兵道古藏,結局還是一樣的。

“神道看見我就跑……這就麻煩了

陳伶眉頭緊鎖。

自己連神道都碰不到,還怎麼盜取道基?

這麼一來,也許隻能去搶那幫篡火者了……要他一個人去單殺六位篡火者不太現實,還是隻能借刀殺人,可現在執法者跟篡火者井水不犯河水,怎麼才能加快進度,讓他們重新打起來?

就在陳伶思索之際,一道黑影突然從退卻的兵神道中掉落,墜過昏暗長空,精準落在陳伶身前。

砰——

陳伶被沉悶的聲響吸引,隻見一枚染血的令牌,正安靜的躺在地麵。

他疑惑的看了眼退回道基的神道,邁步走上前,將那塊令牌撿起,放在手中仔細端詳起來。

這是塊非常有年代感的令牌,入手冰涼,像是某種金屬材質,透過暗黑色的厚重血汙,勉強能看清下麵的兩個文字……那不是陳伶所熟知的簡體字,反倒像是小篆。

陳伶看不懂小篆,但第一個字從輪廓來看,很像是“白”字。

白?

陳伶立刻想到在列車上時,8號提到的盜聖白也……但第二個字怎麼看也不像是“也”,再說這枚令牌具備相當的曆史感,肯定不是近代的產物。

陳伶仔細盯著那神秘的第二個字,在地上寫畫許久,然後有些猶豫的勾出另一個與之極像的簡體字……

灰白的大地上,兩個字拚湊在一起,組成了一個讓陳伶心頭一顫的名字——

【白起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