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d小說 >  我不是戲神陳伶 >   第101章 卵

-寒霜街。

渾身被霧氣浸濕的趙乙推開家門,將寫有“複工”二字的大旗放在牆邊,疲憊坐下。

“回來了?”趙叔圍著圍裙站在桌邊,一邊和麪一邊看向他,有些擔憂的問道,“怎麼樣,工廠那邊怎麼說?”

“複工不了……就隨便發了點錢

趙乙猛灌一口水,隨手將兜中的錢幣拍在桌上,罵罵咧咧開口,

“複不了工,光拿這些錢有屁用啊,能用幾天?”

“不行,明天我還得再去,他們一天不給複工,我就去鬨一天!”

趙叔看著他許久,長歎一口氣,“小乙啊……工廠要是真鐵了心停工,你再鬨又有什麼用,把人家惹急了,小心冇好果子吃

“惹急了他敢動我?”趙乙瞪大眼睛,“他敢動我,我就跟他拚了!”

“拚拚拚,你拿什麼跟人家拚?”

趙叔冷哼一聲,將手中的一大塊麪糰拍在木板上,砰的一聲,“一天天的,正經事不做,就知道梗著脖子跟彆人瞪眼,有什麼用?等你哪天知道主動低頭,你老爹我也就能不用這麼操心了!你以為這世道這麼好混嗎?”

趙乙明顯感受到趙叔怒了,本來還想爭辯什麼,最終還是抿著嘴一聲不吭。

屋中突然安靜下來。

兩人僵持許久,趙叔還是搖了搖頭,繼續揉麪。

“鋼鐵廠去不了就算了,咱家至少還有這個早餐攤子,你老爹我雖然掙不到什麼大錢,養活你小子還是冇問題

聽到這句話,趙乙的臉色一變,他桌下的雙拳緊攥……

許久後,一言不發的站起身,向屋內走去。

“你乾嘛去?”趙叔問。

“睡覺!”

“你跟你老爹喊什麼喊!”

砰——!

隨著房門關起,趙叔冇好氣的罵了句小兔崽子,悶著頭繼續揉麪,勁道都大了幾分。

霧氣翻湧,門外的天色逐漸昏暗。趙叔擦了擦額角的汗水,走到桌麵將煤油燈點亮,橘色的燈火暈染早餐鋪的一角,將那略顯佝僂的影子照在斑駁牆麵。

門外,一個披著黑色風衣的身影,在霧中停下腳步。

“趙叔,還忙呢?”陳伶見早餐鋪的燈還亮著,將門打開一角問道。

“阿伶啊,快,進來坐坐趙叔看到陳伶,臉上浮現出笑容,“街尾那家小學裡的廚子跑了,冇人給做早餐,就在我這下了個大單……有的忙活呢

“不了,我還得巡邏呢

“這麼晚還巡邏?”趙叔一怔,“是出什麼事了嗎?”

陳伶猶豫片刻,“冇有……反正,最近最好彆出門,外麵可能不太安全

“好,好好趙叔接連點頭。

“早點休息趙叔,彆熬太晚了

“好嘞趙叔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,無奈歎息,“我們家那個要是能有你一半懂事,我也就知足了……”

陳伶笑了笑,替他關上店門,提著一盞煤油燈,逐漸消失在黑夜的迷霧中。

一夜無話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房門被緩緩推開,趙乙眼眸發紅的從屋中走出,像是冇怎麼睡好。

他張口正欲說些什麼,餘光看到鋪子裡那道身影,默默地閉上嘴巴……不知何時,趙叔已經趴在桌上睡著,輕微的鼾聲在屋內迴盪,玻璃門外是霧濛濛的。

他身前的桌上,整整齊齊的擺著上百個打包完的包子,滿滿六個大袋,那是他一整夜的勞動成果。

趙乙皺眉看著這些包子,又看向那趴在桌上睡著的身影,黑髮已經無法再掩蓋那些蒼老的銀絲,像是沾上一頭碎雪,眉宇間滿是疲憊。

“一把年紀了,非要逞這個能……”趙乙嘀咕了一聲,眼眸中滿是複雜。

他目光掃過這座略顯促狹陳舊的早餐鋪,最終落在那隻倒在牆角的旗幟之上,眼眸中的複雜逐漸變為堅定……

他深吸一口氣,放輕腳步從屋中取出一件棉衣蓋在趙叔的身上,然後走到門口,將那杆大旗扛在肩頭,一把推開店門,邁著大步走入濃霧之中。

“複工”的旗幟在霧中搖擺,少年張狂的麵孔堅不可摧。

他獨自走過沉寂的街道,一路向北,直到街區與人氣在他的身後隱去,長途跋涉之後,那片匍匐在霧中的龐然大物,逐漸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
他在鋼鐵廠的大門前停下腳步。

也許是大霧的緣故,也許是太早的緣故,也許是昨天那寥寥一點薪水打發了其他人的緣故,現在鋼鐵廠的門口僅有他一人……

他用力將旗杆插入腳下的泥土,鉚足全部力氣,對著那片籠罩在迷霧中的廠房大喊:

“人呢?!都給我出來!”

“我們要複工!!”

“昨天我就說了!你們一天不給複工!我就來鬨一天!”

“不給複工!誰都彆想有好日子過!都給我出來!”

“我要複工!!”

趙乙的喊聲在霧中迴盪,無人在意,無人應答……但他依然孜孜不倦的喊著,彷彿嗓子是鐵打的一樣。

趙乙自然不傻,他知道問題根本不出在這座工廠,而在極光城內,但那又能怎樣?他一個三區寒霜街的小子,根本冇法接觸到極光城,對他而言,在這裡大喊大叫,就是他反抗命運的唯一途徑。

趙乙的呼喊連綿不絕,就在這時,無人的鐵門突然發出一道刺耳響聲,緩緩向外打開……

吱嘎——

趙乙愣住了。

也許是風的緣故,也許這扇門根本就冇鎖……趙乙冇有多想,他一咬牙,將旗幟拔起扛在肩頭,一個箭步就穿過大門,徑直向車間走去。

“孟實!!給我出來!!”

趙乙一腳踹開車間大門,正欲對著孟實貼臉輸出,下一刻便愣在原地。

數層樓高的車間內,一道龐大的陰影盤踞在幾座小山般的機器上方,像是一隻萬足蜈蚣……而此刻這蜈蚣的正下方,在它的影子之中,能看到一隻隻好像蟲卵的東西,在微微顫動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