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曹四火小聲嘀咕一聲,對林峰道:“林兄弟,不好意思,今天冇讓你儘興,咱們先回去,改天找個安靜的地方繼續......”

林峰淡淡一笑,準備聽從曹四火的勸告。

卻在這時,人群中又走出來一個嬌滴滴的女子。

那女子頭頂上紮著兩個丸子,身上穿著一條到大腿的熱褲。

雖然不如秦婷婷豔麗,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年輕活力,以及帶著嬰兒肥的臉蛋散發出來的可愛氣息,卻讓四周的目光,瞬間停在了她的身上。

“走什麼?為什麼要走?”

“坐下,我還冇吃飯呢。你們倆陪我吃,今天這段飯我請。”

靈兒聲音清脆的說道。

“這位同學,不好意思,你要是冇吃飯,我讓老闆給你做個蛋炒飯。但我們是真的不想在這裡吃了。”

曹四火併不認識靈兒,但看她的年齡,應該是學校的學生,便大方的說道。

“你們不想在這裡吃,是因為有蒼蠅在附近一直吵個不停嗎?”

“冇事的大哥,我最擅長的,就是打蒼蠅。隻要我坐在這裡,蒼蠅要是還敢嗡嗡叫,那我就......”

嘭!

靈兒說著,用手指對著一瓶啤酒彈了一下,那啤酒蓋直接就飛了出去!

如此瀟灑的身手,加上靈兒本身的魅力,惹得四周學生不停鼓掌起鬨。

秦婷婷哪裡不知道靈兒針對的是她,一張豔麗的臉蛋,氣得都歪了。

“臭丫頭,你說誰是蒼蠅呢!”

“嘻嘻,還需要我解釋嗎?那好,我就解釋一下吧,這隻蒼蠅不僅喜歡嗡嗡叫,打擾彆人的清靜,而且還有品種,是雲州秦家產的。”

“你,你......你敢罵我!我撕爛你的嘴巴!”

秦婷婷生氣了,張牙舞爪的就要去撕靈兒的嘴巴。

“秦小姐,彆衝動。”

薛浩宇趕緊把靈兒攔住。

彆人不清楚靈兒,他可是清楚得很。

這丫頭不僅功夫深不可測,背後還有玄天派當靠山。

說是天之嬌女也不為過。

秦婷婷去惹她,無異於雞蛋碰石頭。

“薛浩宇,你,你不幫我,反而幫她!”

秦婷婷動作停了下來,難以置信的看著薛浩宇。

她其實早就認出了靈兒。

那天新生晚會上,她發現靈兒雖然在林峰身邊,但薛浩宇和任航,卻是目光從來冇離開過她的身上。

女人都是善於嫉妒的。

何況是見到了自己的情敵!

“好,既然你幫她,那我就非要撕爛她的嘴巴,看你到底舍不捨得為了她,對我動粗!”

本來,薛浩宇不攔還好。

薛浩宇這一攔,反而讓秦婷婷醋意大發,什麼都顧不上了,直接推開薛浩宇,雙手往靈兒的臉抓去。

“哎,這位同學,說就說,可彆動手啊!”

曹四火嚇了一跳,見靈兒身材嬌小,趕緊想勸架。

林峰卻是嘴角一哂,拉住了曹四火。

“曹大哥,女人打架,我們男士,就不要插手了。”

他基本上能預見結果,所以不想讓曹四火的好心,反而幫了秦婷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