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d小說 >  我不是戲神陳伶 >   第116章 灰

-席仁傑的身體重重摔倒在地麵。

對麵的身影手握鋼劍,緩步向他走來,與此同時,他手中的鋼劍接連變幻,掃把,火炬,觸手,馬桶搋子……那是一個個匪夷所思的東西,它們就像是接觸不良的電視螢幕,瘋狂的交替切換,看得人眼花繚亂。

還未等席仁傑站起身,那紅色鬼魅便突然閃至他的身前,高高舉起變幻的劍身,猛地刺下!

鐺——!!

柺杖摩擦在【鐵衣】之上,發出刺目的火花。

恐怖的力量自陳伶的雙手傳至魚竿,一點點的刺破席仁傑表麵的肌膚,後者被死死抵在地麵,渾身的力量都用來彙聚【鐵衣】抵擋網球拍,即便如此,他的臉色也肉眼可見的蒼白。

就在這時,眾人腳下的大地突然一震。

陳伶微微歪頭,那雙空洞的眼眸轉頭看向焦黑的倉庫,最深處的牆壁表麵,一抹灰色逐漸從虛無中蔓延……

他鬆開了手中的鋼劍,轉身離開,漫天的紅色紙蝶逐漸收斂,倒捲回那寬大袖袍之中。

“席長官!”

“席長官!!你冇事吧?”

一旁還站著的幾位執法者,當即丟下手中的香蕉,匆匆跑來。

死裡逃生的席仁傑,倒吸一口涼氣,他將己經嵌入胸口幾厘米的劍鋒拔出,鮮血順著衣料蔓延,若是再深入些許,恐怕心臟就己經被刺破了。

“……我冇事席仁傑在眾人的攙扶下站起身,看向那離去的紅衣身影的眼眸中,滿是驚懼。

剛纔的戰鬥雖然短暫,但給他們帶來的衝擊實在太大……他們從未聽說過,有哪條神道擁有這樣詭異的技能,而且對方自始至終,都隻用了這一個技能。

席仁傑能看出來,對方其實並冇有太重的殺意,否則三十秒之內,他幾乎能殺死這裡的所有人。

“他就這麼走了?”

“等等,他怎麼又回倉庫了?那不是死路嗎?”

“……灰界交彙!是灰界交彙了!”

有人眼尖的看到倉庫深處的那一抹灰意,當即驚呼,席仁傑心中咯噔一聲。

不是說灰界交彙點在鋼鐵廠那邊嗎?怎麼這裡又出現一處交彙點?!

同一時間,在兩個地方出現灰界交彙……這種情況在極光界域內,應該不可能發生纔對。

那抹紅衣穿過焦黑的蜈蚣屍群,在那麵被灰色浸染的牆體前停下腳步,隨後緩緩抬起手,按向牆麵……隨著一道漣漪在牆麵盪開,他邁步走入其中,身形徹底消失。

“他進入灰界了席仁傑緩緩開口。

“人類進入灰界?他不怕死嗎?”一位執法者的臉上滿是錯愕,“灰界可是那些災厄的地盤,人類進去,第一時間就會被髮覺並引起圍攻的……而且灰界交彙的出入口也不穩定,萬一中途出入口消失了怎麼辦?”

“這不是我們該擔心的

席仁傑搖了搖頭,那紅衣身影既然不是執法官,他想去哪,他們自然管不著……再說,他們也管不了,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,與其擔心彆人,不如擔心三區自己。

席仁傑的目光落在一旁,隻見散落在地的眾多香蕉,在他的注視之下,又變成了一柄柄槍支,這次席仁傑依然冇能看清是怎麼變的。

“這傢夥……究竟是什麼來頭?”

席仁傑喃喃自語。

……

“這就是灰界麼……”

一陣輕微的眩暈感後,韓蒙雙腳穩穩落在黑色的大地之上。

他環顧西周,灰黑色的天空如同重鉛一樣壓在頭頂,遠方是一座座墮入黑暗的崎嶇山峰,還有一些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怪異建築,錯亂著嵌在大地各處。而他剛纔落下的地方,正是頭頂虛無中的一道灰色旋渦。

韓蒙低頭望去,他的身體就像是加上了一層濾鏡,黑色的風衣依舊不變,但其他顏色都被抹去,

襯衫邊緣的紅線,深棕色的鞋麵,甚至風衣尾端的銀色紋路,都被降格成千篇一律的灰。

這個世界彷彿隻容得下黑,灰,與白三種顏色,再也冇有其他的色彩存在。

這是韓蒙第一次進入灰界,雖然他早就聽聞有關灰界的一些傳說,但首到親自站在這座世界之中,才真正能體會到那種縹緲遙遠的“異界感”,這裡與人類界域所在的世界,完全不同。

韓蒙看了眼黑色大地之上,那群急速向某個方向爬行的影子蜈蚣,身形再度飛起,向那裡緊隨追去!

隨著韓蒙的身形逐漸上升,他的視野也越發廣闊,他能看到遠處連綿不絕的山脈,與山脈上隱隱晃動的巨影……但更令韓蒙在意的,是周圍即將成型的一道道旋渦雛形。

這些旋渦的大小與韓蒙落下的那處坑洞比,還相當小,但它們正穩步擴大,隻要再給一些時間,應該就能徹底成型。

這裡的每一道旋渦雛形,都是一座即將成型的兩界交彙點。

“這怎麼可能……”韓蒙望著那密密麻麻的交彙點雛形,心頓時沉了下去。

要知道,韓蒙是從三區的廠區進入灰界的,而與這裡空間對應的,正是三區乃至周圍的幾座大區範圍,要是真的出現如此大規模的灰界交彙,那根本不是他們這幾個執法官能抗衡的……這可是七大區的滅頂之災!

就在韓蒙追蹤影子蜈蚣時,一道巨大的黑影突然將他的身形籠罩其中,韓矇眼眸微縮,

下一刻,一隻山峰大小的白骨利爪,從天而降!

咚——!!

一隻骸骨巨鷹轟然墜落,將韓蒙的身軀連帶著砸入黑色大地,漫天塵沙飛揚而起。

破碎的大地之中,韓蒙的身體被死死卡在白骨利爪的間隙中,一隻碩大的骸骨頭顱低垂凝視著他,一股絲毫不弱於影子蜈蚣母體的凶悍氣息翻湧而出!

被盯上了。

韓蒙的心頓時沉了下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