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著她,邊問:“他又欠了人家多少錢?五百多…利滾利,現在都兩千多萬了…他們說,要是拿不到錢,就讓我們錢債血償…”電話那端,叫罵聲,打砸聲,哭喊聲,相繼傳來。

我心中一急:“把電話給他們,讓他們接電話!”片刻後,話筒中傳來男人粗狂的話音:“廢話少說,要麼拿錢,要麼拿命來!錢我一分不少,但需要時間。”

他們不會給我太多時間的,除非…“給我一個月時間,我連本帶利給你兩千五百萬,你不就是想要錢嗎?多點耐心,溫必背上人命呢?不值得。”

男人豪放的大笑兩聲,很爽快就答應了。

掛斷電話,我直奔萬合房屋經紀公司。

也許是看見了我手裡的房產證,工作人員熱情的迎接我:“姐,賣房子?旁邊的觀湖國際城,現在房價大概多少?23萬到28萬不等。”

按每平米23萬計算,近兩百平米的房子,能賣近五千萬。

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期。

我把房本遞給他:“儘快幫我把這套房子賣掉。”

就算家裡不出這一檔子事,我也已經打算把這套房子賣掉。

從前,不論我再怎麼缺錢,都冇有打過這房子的主意。

除了不想占許京淮的便宜,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這套房子裡裝著我這一生中,最幸福,最難忘的回憶。

現在…都是笑話一場。

“好的姐,我先幫您登下記。”

工作人員翻開房產證,隻一眼,他嘴角笑容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見了鬼似的驚詫。

“姐,您稍等我一下,喝水,您先喝水…”等到他再回來時,笑容又燦爛了起來:“姐,您這套房子無論樓層還是朝向都是上等的,應該很快就能賣出去。

這樣,您留個聯絡方式給我,有訊息我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您。”

大幾千萬的房子,不是隨便誰都能買得起的。

我已經做好多等一段時間的準備,冇想到第二天,我就接到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。

“姐,找到買家了,您現在方便嗎?”我有點意外,但更多的是疑惑:“要不,我把房門密碼告訴你,你先帶他去看看房?買家說不用看,按每平米28萬的價格,5488萬,簽完合同立刻打款。”

我不禁感歎,這世上的有錢任性的人真多。

萬和房屋經紀公司。

我剛進門就看見許京淮。

工作人員熱情的向我介紹:“溫小姐,這位是我們總公司的大老闆,許京淮,許先生。”

許京淮坐在沙發上,筆直修長的雙腿隨意搭在茶幾上,不緊不慢的吸著煙,似笑非笑的看我:“不是說不惦記嗎?怎麼?連裝都懶得再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