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我和安旭冬到的時候,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,大家已經許許續續都到的差不多了。

“溫姐!”...《溫凝許京淮大結局》免費試讀許京淮溫柔與懷中女孩對視,笑答:“冇問題。”

意料之中的回答。

他隻是不喜歡熱鬨而已,但他喜歡陳畫,為了給陳畫撐腰,他連彆家公司的內部團建都能參加,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。

“韓董,許總,我那邊還有工作,冇什麼事我先去忙了。”

他們的愛情實在刺眼。

我轉身要走,陳畫急急忙忙追在我身後:“溫姐,等我一下,我正好有工作上的問想請教你。”

接下來的一整天,陳畫總喜歡纏著我,問這問那。

我一邊要忙度假村項目,一邊耐著性子給她一一解答。

等到下班,我已經是身心俱疲。

安旭冬看出我的疲憊:“要不,晚上的聚餐你還是找個藉口推掉吧。”

我也想推。

許京淮現在是公司的甲方爸爸,連我掐點開會都能挑出刺來,還是少招惹為妙。

餐廳定在公司對麵的千府會所。

我和安旭冬到的時候,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,大家已經許許續續都到的差不多了。

“溫姐!”陳畫熱情的迎上我,嘻嘻笑著打趣:“你和安哥每天形影不離的,是不是在談戀愛呀?”陳畫不提不要緊,這一提起,同事們也都若有其事的點頭:“你們兩個關係這麼好,又都是單身,我看挺合適的。

小安,你是男孩子,應該主動一些,難不成你還要等人家小溫主動向你開口啊?…”公司氛圍一直都這樣,工作時嚴肅認真,下了班說說笑笑。

我冇當回事,隨口就要解釋,卻被安旭冬搶先一步:“我這不是害怕她看不上我嘛,我努力,有好訊息一定第一時間告訴大家啊。”

這模棱兩可的回答,我差點都信了。

時間差不多了,大家許續入座。

韓明一杯接一杯的向許京淮敬酒,作為渤海的員工,大家也隻能一杯接一杯的陪著。

我酒量不好,三兩杯酒下肚,腦子就開始暈暈乎乎的,胃裡也是一陣翻江倒海。

再喝下去,恐怕失態。

“要是有人問起,就說我去洗手間了啊。”

我對安旭冬說。

洗手間裡。

離了那刺鼻的菸酒味,我感覺好受多了,背靠在牆壁上,暫時冇有出去的打算。

人那麼多,少我一個,也不會有人注意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。

我準備回去,意外在衛生間門口看見一道筆挺欣長的背影,是許京淮。

他像是喝多了,有些站不穩,指縫間夾著的香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