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煙都快燃到手指了,還不曾察覺。

我自知自己的身份,就算好心也不該前去提醒,匆匆就要從他身後經過。

“凝凝。”

男人嗓音低沉暗啞,小聲呢喃。

我脊背一僵,兩條腿向灌了鉛似的沉,凝凝?畫畫?是我聽錯了,還是…我下意識看向許京淮,他眼神輕飄飄的落在遠處的花瓶上,半眯的眸子裡散著酒醉的迷離。

顯然,他不是叫我的。

連喝醉了還這樣心心念念著陳畫,原來他真正愛一個人,是這樣的。

片刻後,我收起心中的苦澀往回走,迎麵碰上陳畫正急匆匆的尋找許京淮的影子,我好心告訴她:“許總在洗手間。

謝謝溫姐呀。”

再回到包廂,我發現喝醉的不止是許京淮一個,大家都喝得儘興,歡聲笑語的熱聊著。

韓明喝的最多,連聊天的心思都冇有,癱靠在椅背上。

“要不今天就先這樣吧?明天還要上班呢,大家都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劉姐算是清醒的,主動提議。

就這樣,一場難熬的酒局終於迎來了尾聲。

我喝酒了,不能送安旭冬回去,幫他叫好了代駕就走了。

夜晚無人的街道上,我漫步目的的閒晃著,晃著晃著,竟來到了我曾經的家樓下。

換句話說,是我和許京淮的‘家’。

現在想想,他隻是不愛我而已,但他足夠大方,大手一揮就把上千萬的房產無償贈與我,買斷了我六年的青春。

這個地方,我三年冇有來過,我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再來。

可現在——許是酒精作祟,我鬼使神差的走進門,走進電梯,直達頂層。

家門密碼冇有換過,還是許京淮的生日。

我開門走進,菸草混合的刺鼻氣味撲麵而來,一道黑影在眼前一閃而過,來不及反應,我突然身陷在一個溫暖的懷抱當中。

是許京淮!“凝凝,告訴我為什麼…”又是畫畫…他越這樣心裡眼裡都是陳畫,我心裡越是難受。

“你喝多了,我扶你進去休息。”

我打開燈,把已經醉得不省人事的許京淮扶到沙發上。

環顧四周,佈局擺設,都和我最後一次離開時一模一樣,隻是多了些灰塵,明顯很長時間冇有打掃了。

突然,我看見茶幾上放著一張字條。

17我去超市啦!你家裡什麼都冇有,我買些水果和解酒藥,很快回來~愛你。

字跡娟秀,字裡行間都藏著滿滿的愛意。

知道陳畫很快就會回來,我一秒鐘都不敢耽擱,把字條小心的放回原位,起身就走。

“凝凝,凝凝…”房門打開,屋裡的許京淮喃喃不止,屋外電梯數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