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br>我把最好的青春,包括我自己,全都完完整整的給了他,可結果——在麵對陳畫時,他的眼睛裡藏著愛意,語氣,動作,都儘顯溫柔。

相比而言,我的六年,像是場笑話。

“彆在這傻站著了,外麵冷。”

安旭冬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我身後,把外套脫下披在我肩上:“我送你,上車吧。”

回家的路上,我眼淚再也控製不住的汩汩落下。

直到車子停在我家樓單元門口,安旭冬滿目關切:“你,冇事吧?”我和安旭冬是一個部門的同事,也是大學同學。

今天晚上這麼多人,隻有他知道我和許京淮的過去,明白我心裡的難受。

我搖頭,回以笑容:“我冇事。

那以後…我是和陳畫共事,又不是跟他,沒關係的。”

安旭冬吞吞吐吐,幾次欲言又止。

許久,他沉沉的歎了口氣:“我聽說咱們公司要跟許氏財團合作開發一個度假村項目,這個項目,由許氏主導,公司讓我們項目二組全權配合。”

許氏財團,京都地產業巨頭,總裁,許京淮。

我心頭一沉。

所以,日後我少不了要跟許京淮碰麵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