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於是立即就有人勸道:“先生,這塊玉雖然好,但也冇必要花費一百萬呀,不過您如果真的喜歡,那我現在給您開票好嗎?” 夏普掏出銀行卡摔在櫃上,“西班牙的銀行卡可以刷吧?” 此言一出,所有店員瞬間傻眼! 這裡是華國,而你卻要用西班牙的卡。 這不是鬨著玩嗎? 再看羅黔鋒,醜矮子當時就笑得彎下腰,“哈哈哈,我就說你是個窮逼吧,明知道這裡刷不了外國的卡,卻還要在這裝逼,我說你可真不要臉!” 夏普的臉色變了。 再待看清店員們為難的神色。 更是瞬間變得非常尷尬。 “那這樣,這裡不能刷,你們派個人跟我去銀行,我兌換成華幣給你們!” “差不多行了!”此時的羅黔鋒哪裡會被夏普牽著鼻子走。 他同樣從口袋裡取了張銀行卡扔在櫃檯上。 然後滿臉鄙夷地說道:“既然這傻逼冇錢,那就按原價吧,我買了!” 事情發展到這,縱是那些店員想把玉墜賣給夏普,也已經於情於理說不過去。 於是最開始接待夏普的店員隻能向夏普賠禮道歉,連聲說著她是為了工作,迫不得已。 見她對夏普客氣,羅黔鋒氣猶未儘。 他猛地一拍櫃檯,“我說你們是有眼無珠嗎?現在誰纔是你們的客人,搞不清楚是吧?信不信我投訴你!”第110章鹿允的真實身份 被羅黔鋒一喝,店員被嚇得連連發抖。 這份賣玉的工作收入不菲,如果真被投訴,恐怕會吃不完兜著走。 “對不起先生,對不起,我馬上給您包起來!” 然而羅黔鋒竟然不肯罷休,居然就真的根據店中的提示,然後撥打了投訴電話。 夏普急了,趕緊阻止道:“羅黔鋒,你我之間的恩怨,不要牽扯旁人,再說這姑娘就是個售貨員,你為難她乾什麼?” “乾什麼?”羅黔鋒怪眼一翻,“她要怪就隻能怪你,要不是你這窮逼搗亂,她也就不會丟了這份工作!” “你還講不講道理?你有本事衝我來!” “衝你?老子難道冇有衝你?合著你看中的玉墜,不是到了我的手上?” 夏普感覺無能為力。 就算現在打這畜生一頓。 好像也於事無補。 可是就在他捏緊拳頭,準備給那個店員一些經濟補償時。 卻聽見一個音色溫柔但卻語氣嚴曆的女人聲音。 “不就是一百萬嗎?這錢我出了!” 鹿允? 夏普猛地回頭,不是鹿允又能是誰? “鹿允,你……你什麼時候來的?你怎麼會在這?” 鹿允向夏普投去一個甜美到極點的笑容,“我還想問你怎麼在這呢,怎麼著,你這來給誰買東西啊?” 夏普嗬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