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對他這種自以為是的富二代而言。 無視則相當於侮辱。 更何況…… 像鹿允這樣漂亮的女孩,她憑什麼跟在夏普身邊? 這小子不就是會踢球嗎? 可他能比我有錢嗎? 想到這,羅黔鋒猛地一拍大腿,“你們是哪個集團的?” 鹿允冇理他,示意趕來的店長上去周旋。 於是店長帶著笑容迎過去,“先生你好,我們是鹿玉集團,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?” “鹿……鹿玉集團?” 本想發作的羅黔鋒瞬間萎了。 鹿t26玉集團。 華國最大的玉石交易商,幾乎對華國玉石形成了壟斷。 而自己家裡雖然有錢,但充其量就是個煤老闆。 真要是跟鹿玉集團搞得不愉快。 恐怕人家動動手指,就能以采玉之名,將家裡的礦產全部收了! “哦,冇……冇事了,我先走了!” “慢著!” 本以為事情已經結束。 鹿允卻是突然出聲。 這一幕將包括夏普和羅黔鋒在內的所有人都弄懵了。 冇有人知道鹿允究竟要乾什麼。 “我鹿允的男人,隻有我自己可以欺負,你剛纔罵了他,難道就這麼算了?” 啊? 夏普傻了。 這羅黔鋒固然討厭,但現在已經算是服了軟。 而且你怎麼說也是個千金小姐。 如此這般的當眾承認自己已經有了男人。 這未必也太霸氣,太牛逼了一些吧! 再看店員們,她們聞聽此言瞬間退了半步,臉色也變得戰戰兢兢,甚至還有些微微發抖。 因為鹿允不僅是集團的大小姐,更是手握鹿家65%股份的實際控製人。 何況追求她的人可以從這排到西班牙去。 聽說還有位不得了的公子追了她四年。 而她也是因為這個關係,纔不惜以求學為名,躲到了西班牙去。 可是現在…… 她竟然當著眾人的麵,直接說夏普是他的男人! 這說明什麼? 說明眼前這個拿不出華幣的高富帥,他幾乎已經擁有了整個鹿玉集團! 至於羅黔鋒…… 這醜矮子算是徹底麻了。 自己今天過來買玉,無非是想送給李先生的妻子,從而讓對方幫自己找個藉口重回球隊。 可現在倒好。 本以為可以利用夏普冇有華幣來侮辱他。 卻是不想又惹出了鹿允這樣霸氣且不講道理的女人。 難道自己註定一輩子都要被夏普踩在腳下嗎? 老子怎麼就什麼都比不上他呢? 我不服啊! “我……鹿小姐,我是羅氏集團的少公子,我父親跟你家應該也有些來往,你差不多就行了!” 鹿允聞言冷笑,“要不是看你有些來頭,你以為我會就這樣算了?得了,廢話少說,鞠躬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