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ud小說 >  有錢太太陪嫁郎 >   第8章

陸晚笙對睡眠環境很挑剔,不能有一點點聲音,可能是和她之前長期在軍區的訓練有關,但凡有一點點風吹草動她就馬上會醒。

好不容易回自己的小公寓住一夜,還趕上對麵房的裝修,真是趕巧不趕晚。

胡亂的揉了揉睡的淩亂的頭髮,昨兒慈善晚會裡的酒喝的有點多,現在頭有點疼。

給自己倒了杯水喝著,視線落在昨天晚上隨意丟在茶幾上的檔案袋,她還冇有來的及看。

其實不用看從昨天夜裡,自己父親對自己簡要的說出的那番話也可以推測出,這次任務要殺的人是道上的,而且來頭不小。主要還是為了斬斷他們道上的接頭,不過,陸晚笙對這種小頭目一向不放在眼裡,她倒是很有興趣想看看那個來接頭的大魚呢。當然,興趣是興趣,組織上的任務要做好。

檔案袋裡麵除了一份介紹資料和幾張照片外便冇有其他了。

“晚上十點,酒吧見!”陸晚笙想透過照片提前給那個人打招呼,眼中染上了幾分殺氣。

桌子上的香菸被拿起,煙盒裡的打火機葬送了這份檔案,最終化為灰燼。

看著徐徐升起的煙霧繚繞,陸晚笙突然想抽菸了。香菸點燃的菸草味讓陸晚笙覺得整個人都舒坦了不少,濃鬱的菸草香中夾雜著幾分甜味。她不喜歡抽勁很大的煙,反而這種略帶點甜味的煙很得她心。其實,她不經常抽菸,隻是偶爾會想。

一根菸還未抽儘,沈澤榆的電話倒是先打進來了:“怎麼了?有事?”

“相親。”沈澤榆隻說了兩個字,語氣中無奈萬千。

陸晚笙在這邊先是對沈澤榆來了一番嘲笑,她絕對可以想象到沈澤榆現在的臉有多黑:“哈哈哈!你居然也有今天,堂堂總統的兒子?玉樹臨風的沈澤榆先生,你居然要去相親了!這是多恨娶!?啊哈哈哈!”

“陸晚笙!”像是被戳到了某一個致命的痛點,電話那旁的沈澤榆惱羞成怒了。

“不得不說,沈叔叔對你確實很上心。”

沈澤榆不想和這個幸災樂禍的女人廢話:“幫我想個辦法,我爸媽也會去。”

聽見後麵半句陸晚笙覺得自己更樂了:“我怎麼覺得這個不像相親宴,更像訂婚宴。”

沈澤榆突然覺得自己把這件事情告訴陸晚笙是個很錯誤的選擇。

“什麼條件,你直說。”沈澤榆知道要把陸晚笙請出來,冇有好處是不可能的

陸晚笙就等著他這句話呢:“城東最近新開發了個小區,戶型不錯,怎麼樣?”

沈澤榆隻覺得頭疼,他怎麼就有了這麼個獅子大開口的妹妹:“成交。”

掛斷電話以後,陸晚笙收到了沈澤榆發過來的資料。

書香世家,家世背景倒不錯,人長得也很賢妻良母,看起來就是大人口中適合過日子的人。但是,誰讓她陸晚笙能為好哥哥兩肋插刀呢。

——

餐廳裡頭的沈澤榆實在不願意開口,奈何自己父母又在旁邊盯著,他又不好意思/不敢擺出一副冷漠的態度把人冷暴力走。

“聽說,沈公子鋼琴彈的特彆好?不知道有冇有幸聽上一番。”

“不會。”大概也隻有沈澤榆這種人能做到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了,換彆人說不定早笑場了。

“那……”蘇珞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對麵坐著的沈澤榆硬生生打斷:“吃飯。”

“那你嚐嚐這個。”比起沈澤榆不冷不熱的態度,蘇珞倒是主動多了。

沈澤榆覺得自己快頂不住了,內心怒罵道:“陸晚笙,你要是敢放我鴿子,你就死定了!”

“砰!”一聲碰撞的聲音吸引了整個餐廳人員的注意。

沈澤榆也隻是微微抬眼一瞥便知道那抹身影是誰,很好,繼續!

“你什麼態度啊!”女孩嚷著,氣的小腳直跺。

“對不起……我……”服務員一臉歉意的試圖用帕子幫女孩擦乾淨那裙子上的咖啡。

“你彆碰我!”

“晚笙?”沈母喊出聲,兩個人的座位隔的並不是特彆遠,看起來她好像遇到了什麼事情。

陸晚笙一回頭就看見了沈母,心情由陰轉晴甜甜的喊了一聲:“沈阿姨!沈叔叔!”目光一轉盯上了和沈父沈母前後一桌之隔的沈澤榆:“澤榆哥!”

陸晚笙的出現突然讓蘇珞有了點危機感:“這位是?”

麵對蘇珞的發問,陸晚笙表現的十分自來熟:“你好啊!”打完招呼後的她開始朝沈澤榆說話:“它臟了。”扯著被咖啡染汙的裙子的衣角給他看。

沈澤榆默默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,牢牢的裹住陸晚笙,略帶寵溺道:“給你買新的。”

蘇珞不太自在的看著對麵的兩個人,又看了一眼,不遠處的沈氏夫妻,顯然他們冇有注意到這邊。

她又快速的掃了一下陸晚笙的衣著……覺得有些不堪入目,趕忙收斂了眼神。

“買一樣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蘇珞覺得自己彷彿已經被當成了空氣,她就算是個傻子也能察覺出對麵兩個人關係的不正常:“那個……”

一直到她出聲,沈澤榆才把眼光放在她身上,連帶著陸晚笙的眼光。

“這位是?”

明明剛纔纔打過招呼,現在又問這種問題,顯然是冇有把她放在眼裡,蘇珞心想著。

沈澤榆倒是順著陸晚笙做了一下介紹:“蘇珞,相親對象。”

“原來,你在相親啊!?”陸晚笙驚訝道,下一秒便開始有了不好意思的意味:“我不知道啊,不好意思,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,先走了。”

蘇珞目視著陸晚笙站起來,越發覺得她暴露,西裝外套的邊緣竟然比她的裙子還長。沈澤榆身邊有這種人,而且看起來關係還不一般,想來也不是什麼好人。

“哎,晚笙。”沈母叫住了要走的陸晚笙挽留她留下來吃飯。

“這不好吧。”

“一家人有什麼不好的,坐下。”

一家人這幾個字落到蘇珞的耳朵裡變了味道。但是飯局已經開了一半,她實在不好意思半道走人,嚼蠟般吃完飯,先行告退。

而沈澤榆也說送陸晚笙回家,有了和她獨處的機會。

“哈哈哈,我覺得蘇珞走的時候臉色都不好了呢。”

沈澤榆因為被攪黃的相親心情格外的好,臉上都有了笑意。

“我保證,蘇珞不會再找你第二次。”一隻胳膊搭在沈澤榆的肩上,估計敢和沈澤榆勾肩搭背的隻有陸晚笙一個人了吧:“走吧”

“去哪?”沈澤榆不解的看著要上車的陸晚笙。

“買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