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滾出去。”大姐看到我。“是你?”“趙麗姐,這人認識。”夥計問道。趙麗笑道。“嗯,算是認識吧。”然後放下手裡的瓶子,朝我走了過來。“怎麼,還冇找到活麼?你等我一會,我認識一個工地老闆,等會我帶你過去。”然後轉身又跟那店鋪的夥計討論起那個瓶子。從他們的談話中,我能聽出趙麗姐想要入手這個瓶子。“趙姐,你瞧這瓶子的青花釉,多細膩,你看這胚胎,潔白圓潤,你再看這瓶底的落款,‘大唐貞觀年製’,十足的俏貨啊。”趙麗眉頭微皺。“這真是唐朝的真貨麼?”那夥計回道。“趙姐,這東西我不敢保真,但我感覺十有**不假,要是看中了五萬您拿走。”趙麗想了想。“行吧,我就賭一把。”說著開始掏錢。“好嘞,我您給包好。”我本不想管閒事的,但趙麗姐昨晚救了我,若是冇有她,我昨晚低血糖會要了我的命。我不能看著她吃虧上當,開口道。“唐朝的青花瓷用的是釉下彩繪,圖案的光暈由內往外發散,而這件青花瓷用的手法卻是釉上彩繪。”我此話一出,趙麗姐轉頭看著我,顯然她冇想到我這個小乞丐竟然能說著這番話。而那個店鋪的夥計不樂意了,指著我的鼻子。“放你孃的臭屁,你一個臭要飯的懂個啥,閉上你的臭嘴。”然後轉頭對趙麗姐笑道。“趙姐,彆聽那小子瞎說,他一個要飯的懂個屁。”趙麗卻冇有理會那個夥計,而是拿著瓶子走到我身邊。“弟弟,你學過古玩?”我回道。“跟一個老人學過兩年皮毛。”趙麗臉露驚喜道。“那你說說這件瓶子。”我接過瓶子仔細看了一番後,我確信這是件高老八貨色。高老八是行裡的話語,也就是假貨的意思。“姐,這瓶子首先施釉的手法就不對,你再看這瓶底的落款蓋章,唐朝的落款蓋章用的是明文章,而這個用的是暗文章。“趙麗姐看我的眼神已經變得驚訝。我繼續道:”還有一點,唐朝文化受胡人影響比較大,以胖為美的審美觀間接的影響到了器物上,所以唐朝的瓷器開口寬大,整體造型豐滿臃美,所以這不是唐朝的玩意,而是一件高老八。”我說完後,趙麗姐臉上的表情已經由驚訝變成欣賞。她不可思議道。“弟弟,你還真是個寶啊,年紀輕輕懂這麼多。”店鋪的夥計急了,衝過來把我手裡的瓶子搶走。“你小子少在這裡信口雌黃,懂不懂古玩行的規矩。”古玩這行有個規矩,買家與賣家談東西的時候,不認識的外人不能插嘴,看破不說破。古玩這東西本就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,一個願打一個願挨,你說破了就等於砸了人家的飯碗。但趙麗是我姐,那就不一樣了,不是外人,當然可以隨便插嘴了。我冷笑道。“規矩?好,那我就跟你好好嘮一嘮規矩,若換成彆人我保證一個字都不說,但趙麗是我姐,你坑我姐那我就要管,怎麼,古玩行裡什麼時候出的規矩,弟弟陪姐姐看東西,連話都不讓說了?”我這一番話,懟的那夥計埡口無言,趙麗姐一臉欣賞崇拜的看著我。“對,弟弟咱們走,不在這家破店買了。”說著拉起我就往外走。“等一下。”樓上一個聲音傳來,一位五十多歲的漢子走了下來。《藏師:天下尋寶》結束,繼續請看下麵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