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景辰哥哥,月漓妹妹上次遭了那麼大的罪,在府上休養了十天才能出門,我都心疼的緊。”

“隻是讓她出口氣,應該不妨事的。月漓妹妹肯定知道分寸的。”

白景辰本想出去看看,但是聽到眼前女子的話,他還是冇有起身。

妹妹上次確實是在撞馬車之後纔會渾身瘙癢起了紅疹,對此他也有一些懷疑。也很心疼妹妹的遭遇。

最後隻是冷哼了一聲說道:“漓兒,切不可害人性命!”

白月漓得意的笑了一聲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不會害死她的。”隻會讓她名聲被毀生不如死。

白月漓親熱的拉著剛纔說話的女子,撒嬌道:“還是婉兒姐姐懂我。哥你要對婉兒姐姐好一點。”

白景辰有點不自然的咳嗽了一聲說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那個女子則是彷彿害羞一般紅著臉偷偷的瞧了白景辰一眼,冇有說話。

白月漓則是看著二人咯咯笑了起來。

這個替白月漓說話的女子是白月漓的手帕交,肅親王的嫡女榮華郡主李佳婉。

她從小就愛慕寧國公世子白景辰,因為跟白月漓交好,兩人也有了機會經常見麵。

肅親王知道女兒的心思,也冇有阻止,兩家人都覺得這兩人門當戶對,青梅竹馬,是非常合適的一對。

寧國公府已經在考慮提親了,隻是白景辰一直冇有主動承認喜歡李佳婉,所以拖到瞭如今。

白月漓知道李佳婉的心思,所以經常撮合二人,她當然希望自己哥哥能娶了肅親王的嫡女,肅親王是皇帝的親弟弟,榮華郡主也很得皇帝喜愛。

這可是正兒八經的皇親國戚,也隻有這身份尊貴的郡主,才能配得上自己哥哥。

何況以後她肯定是要嫁給太子當太子妃的,有個郡主嫂嫂也能在皇室裡幫襯著她一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