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。

於是她又看了看周圍的牆壁,四處敲了敲果然有一麵牆壁是空的,她使勁推了一下冇推開,然後就一腳踹了上去。

這麵牆直接裂開了一條縫,她往裡麵看了一眼,像是一個走道。

秋霜覺得還是喊上秋月兩個人一起找比較好,於是又返回戲園大廳,低聲給秋月說了一下,主子消失了。

秋月一聽大驚,連忙跟著秋霜到了剛纔安沐夕消失的地方,兩人把那個牆壁推開,裡麵是一個走廊。

這時的安沐夕感覺昏昏沉沉的彷彿被人扛著帶到了一個房間裡。

房間裡麵光線昏暗,安沐夕感覺自己被人扔到了一個堅硬的地方,她的頭還碰到了什麼東西,疼痛讓她醒了一些。她感覺渾身無力。應該是剛纔被人捂住口鼻吸入了什麼迷藥。

隻覺得身體燥熱,口乾舌燥,她猜到一定是那壺茶有問題,突然她摸到了旁邊有個柔軟的東西還帶著溫度,像是一個人的臉。

安沐夕感覺到不對勁,自己明明隻是去出恭,怎麼被人帶到了這裡?

她努力睜大眼睛想看看旁邊的是誰,看不清楚,隻看到周圍花花綠綠的,好像是衣架上掛了很多戲服。這裡像是戲園的道具服裝儲藏室。

然後她仔細的分辨了一下旁邊是個眉清目秀的男子,身上還穿著戲服,人好像是昏迷的,一動不動。

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被人陷害了,心中直罵娘,NND老孃怎麼那麼倒黴,每次出門都遇到這麼狗血的事情。

這戲園裡她誰都不認識,到底是誰要這樣害自己呢?安沐夕想不明白。

不過想到秋霜現在應該發現不對勁了,肯定會找自己,心裡稍微踏實了一點。

但是又一想到幕後之人把自己弄到這裡,又安排了個戲子在這,肯定是想讓人發現這一幕,如果被外麵的人看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