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說這費府的馬車如今來乾嘛,費家同這兩家有什麼關係”……費盈盈就這樣當著眾人的麵下了馬車,她現如今可不在意那些閒言碎語。因為她知道,很快自己便會是這沈府上下唯一的女主人。書房內,酒氣熏天。周靳隨意癱坐在冰涼的地板上,腳邊全是亂放的酒壺。他雖飲了酒,但麵上卻不顯,隻那一雙眼,佈滿著紅血絲。“阿鶴!”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喚他“阿鶴”,他眼底閃過一絲光亮。下一秒,費盈盈推門而入。她剛踏進一步,便下意識皺了皺鼻子,如今著屋內的空氣中都帶了醉意。看到地上喝得爛醉如泥的周靳,費盈盈心疼地抽了一下。她靠近試圖扶起他,剛待周靳看清來人後,用力一甩手臂。下一秒,費盈盈跌倒在地。她一下子就慌了神,臉上有些不可置信:“阿鶴你這是做什麼嗎?我肚子裡如今還懷著孩子呢!”聞言,周靳隻是惡狠狠地盯著她。他眼眸森然,讓費盈盈瞬間泄了氣,語氣也逐漸軟了下來:“阿鶴,我是做錯了什麼嗎?”周靳冷睨著她,似是覆上寒冰,吐出來的每個字都讓她入墜穀底。“費盈盈,你當真以為你可以瞞天過海嗎?”聞言費盈盈瞳孔一震,這話裡的含義費盈盈不敢深想。要是周靳發現了那些信怎麼辦?她的聲音變得有些發顫,再也無法掩飾內心的不安。“阿鶴,我知道你是難過席姐姐去世,但我們還有孩子啊,這一切馬上都會過去的!”“孩子?”周靳怒極反笑,眼前的女人居然還在跟他裝傻充愣。“這孩子怎麼會有你這樣心腸如此歹毒的母親!”費盈盈臉色蒼白,雙手不停地顫抖,再也無法強裝鎮靜。“於宛寧都告訴你了?”聽到這個名字,周靳臉色一變,陰沉得不像話,眼底的慍色彷彿要將眼前的人撕碎。他一把凶狠地掐住費盈盈的脖子,語氣中殺意儘現:“你冇有資格提起她的名字。”強烈的窒息感撲麵而來,費盈盈開始拚命掙紮,咳嗽不止。她死死盯著周靳,眼中滿是不甘:“周靳,她的死我脫不了乾係,難道你就能嗎?”費盈盈的這句話,讓他的心神在那一刻完全失去了平靜。隻能繼續聽到她的聲音在耳邊低語:“最終害死她的人不是我,而是你!你猜她現在在地府裡最恨的人是誰?”說完,費盈盈便止不住地狂笑起來,近似癲狂。一雯間,他頹然地鬆開了手,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。費盈盈趁機掙脫,從地上站起身來,扯出一個狠毒的笑:“該下地獄陪她的,也是你!”輕輕抬手,她從髮髻上抽出一根釵子,握著它一步步走向猶如一隻困獸的周靳。一步,兩步,三步……女人的呼吸就在他耳邊,溫柔至極。但說出口的話卻像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