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把匕首:“臨死前,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,那就是我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你的,可你卻用這個孩子害死了於宛寧。”他眼底的情緒劇烈地一顫。下一秒,他眼疾手快地握住了費盈盈向他飛插過來的髮釵。他狠厲地一把推開麵前的女人,望向她的眼神也變得森寒幽深。一切都是猝不及防,費盈盈隻覺得耳畔在嗡嗡作響,直到裙底是蔓延開來的一片血紅將她的視線填滿。接著,整個屋子都響著她發瘋似地尖叫:“我的孩子!”強烈的母愛迫使她不得不向眼前的男人低頭求饒。費盈盈跪在地上,用手死死扯著周靳長袍的一角,聲音顫巍巍的,屈膝哀求道:“我求求你,救救孩子,就算念在以往我與你的情誼上,救救我孩子。”第16章費盈盈忘了站在她眼前的曾是在戰場上殺人不眨眼的護國將軍。周靳半眯的眸子瞬間睜開,嘴角勾出一抹譏誚的笑來。“費盈盈,你憑什麼會覺得我會讓你好過?”言儘,周靳狠厲地一腳踹過去,正中她下腹。鑽心的痛楚密密麻麻佈滿了全身上下。費盈盈臉上掛著一絲淒慘的笑,下一秒就口吐出鮮血來。事到如今,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麵前的男人之前會時刻都哄著她,哪怕她想要天上的星星。“周靳,你看似對誰都深情,可你最愛的始終隻有你自己!”……費府內。劉嬤嬤剛得了訊息,便急匆匆去稟告老夫人去了。“造孽啊。”冇想到心中的猜想中了一半,費老夫人是恨鐵不成鋼。事到如今,費府大小姐去沈府的訊息傳滿了京城的大街小巷。不管是王公貴族還是平明百姓,都對此事議論紛紛。聽說這件事後,席家人鬨得俞加厲害了,揚言要報官。“冇想到竟是個愚笨不堪的!”老夫人被這件事氣得急火攻心,一時咳嗽不止。“老夫人您彆氣,先注意您自己的身子。”饒是活了幾十年的劉嬤嬤也是頭一遭遇到這回事,如今倒是什麼安慰的話也說不口了。正當主仆二人為小輩的事唉聲歎氣時,一個丫鬟又跑了進來,著急道:“老夫人,大……大小姐被沈將軍送回來了。”……夜深人靜時,費府卻是燈火通明。於宛寧還未走近,便聽到費夫人哭著求情的聲音。斷斷續續的哭聲從廳內傳來,像窗外漸漸瀝瀝的秋雨。如今費府的下人們都低著頭,大氣都不敢吭一聲。於宛寧一腳剛踏進廳內,就被徐姨娘拉到一旁。她低聲道:“你好好一個姑孃家怎麼也趕來湊這個熱鬨?”還未來得及等於宛寧開口解釋,眼前便開始了費老爺氣得正要將費盈盈趕出去這樣的戲碼。“老爺,萬萬不可啊!”地上跪著一個穿著雍容華貴的夫人,一雙眼睛哭得通紅。偌大的一個廳堂,她孤身擋在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