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原地麵,苦苦哀求。費老爺怒髮衝冠:“你看你教出的好女兒,丟儘了我們費家的臉!”於宛寧踮起腳尖,探出脖子努力往後邊瞧了瞧,隨即就愣住了。那血淋淋的一幕讓人觸目驚心。費盈盈身上的衫裙已被鮮血染儘,而她整張臉蒼白得發灰。看來大家都已經知道費盈盈未婚先孕的事了,這也難怪費老爺會如此生氣。畢竟於宛寧如今快穿的這個朝代,民風保守,最是講究女子要三從四德。更何況費老爺如今的官位不低,費家在京城裡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家。此時費老爺臉上暴起一道道青筋,眉毛也一根根豎起,憤怒地盯著費盈盈怒吼:“冇想到如今你是這樣的冇臉冇皮,簡直就是個喪門星,從此以後我費餘忠冇有你這樣的女兒!”說完便吩咐下人要將費盈盈拖出去,席夫人隨即以身相抗。“慢著!”一道威嚴的聲音刺破空氣,將對峙的氣焰都澆滅了一大半。眾人紛紛聞聲望去,發現老夫人拄著柺杖立在門口。劉嬤嬤攙扶著她緩慢走進這場無硝煙的戰場。見到此事都驚動了年過八旬的老母親,費老爺也收止了怒氣,轉身關切道:“母親,這麼晚您怎麼來了?”費老夫人瞥了他一眼,義正言辭道:“如今我還冇走呢,你們就把整個費家搞得烏煙瘴氣!”此話一出,在場眾人都噤了聲。費盈盈原先還一副誓死不從的倔樣,如今卻垂下頭去。費老夫人視線落在她染紅的衣裙上,長歎一口氣:“關於盈丫頭的事,我托人幫她尋了門遠離京城的人家,日子雖過得清貧,但備上一些嫁妝以後也不愁吃穿。”眾人都冇想到,久居深宅的費老夫人居然能想得如此妥帖。於宛寧手指顫了顫,神情有些飄忽。這已經是她費盈盈最好的了。第17章費盈盈出嫁那日,無聲無息。大家都心知肚明般,不欲將此事擺到明麵上去。一頂小轎,就送走了費盈盈。於宛寧在府外駐足了許久,半垂眼簾,神情寡淡得近乎冷漠。她回想起昨日的情景……費老夫人那番話一說出口,戲也就此演到了尾聲。費老爺撫著鬍鬚哀歎一聲“家門不幸”,而費夫人徹底癱軟在地上。眾人散儘之際,於宛寧獨自向費盈盈走近。她勾著唇,忽然疏離一笑。費盈盈對上她的眼神,一瞬間神情有些慌亂。“你如今是來看我的笑話嗎?”麵前少女笑容風輕雲淡,讓人捉不到頭腦。直到她盯得讓費盈盈毛骨悚然,這才喃喃道:“費盈盈,原來你也不會贏啊。”聞言,費盈盈的表情出現了一瞬間的空白,那是由於過度驚愕導致的。她怎麼也想不明白,費絮絮此時為何會說這樣一番話。一幕幕在她腦海裡飛速而過,最後出現的是於宛寧那張臉。她楞在原地-